申请青基地会员 注 册

活动展示

基地活动

企业活动

青安办新闻 > 正文

以“法”的形式解决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

2016-06-12 14:06:29

以“法”的形式解决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

以“法”的形式解决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



以“法”的形式解决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

 

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食品领域频频出现一些较严重的安全问题,使得这一问题已经成为人们的焦点话题,“阜阳奶粉”、“三鹿奶粉”事件对儿童的伤害更是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儿童、青少年的食品安全关系着儿童、青少年自身的成长和健康. 也关系着国民整体素质和国际竞争能力的提高. 更关系着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保障提高青少年儿童食品安全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一、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出现的原因

从产业源头来看。食品的原料是农产品如果最初的农产品原料有问题尽管后面的产业链各环节都能做到十分完善也不能保证食品的质量安全。然而我国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还不容乐观。首先农业生产活动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导致了农产品产地环境质量退化和恶化除种植业中的化肥、农药不合理使用外禽、畜及水产品生产中含违禁元素的饲料和药物等投入品的滥用和过量使用直接影响农产品质量安全。其次农产品质量安全源头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服务不到位、对农资市场监管不力、对农户的技术指导不到位、片面追求高产出而忽视了农产品和农资的安全性、对现代农业技术的负面作用没有足够认识以及市场信息不对称助推了农产品产地环境的不安全性。

从经济源头来看。为什么一些企业会生产伪劣食品:即使是有些经正规注册的、甚至已经有了相当规模的企业也是如此:这实际上关系到整个经济结构的问题。在目前的经济结构中能够留给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进入的领域并不多。而过多的企业进入有限的领域也导致这些领域达到过度竞争的状态。对儿童、青少年食品行业来说由于进入的资金技术门槛低企业多呈现小、散、低的结构性缺陷创新能力不足。在因过度竞争格局下而那些关注食品安全的企业反而会失去竞争力。此外各种各样的税费将食品经济链条的利润压缩到最低在某种食品最终能够被消费者使用之前从原料运输、生产、流通、销售等环节都产生了极大的附加成本使得生产和销售企业的税收负担相当重无法做大做强。在食品市场生产供应链日趋复杂市场开放性日趋增强的情况下这些环节的负担最终都会以正常(涨价)或者违法(制造价低但有毒的产品)的形式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从政府监管层面来看。近年来中国食品安全管理在立法层面成就显著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等相继出台一系列国家标准也大部分跟国际接轨。但这些越来越细致的法律却并没有显著改善国内食品安全的现状。根子出在执行环节。由于负责食品安全的部门很多权责过于分散。有关部门多头监管现象严重一是在没有出问题时交叉管理增加企业成本二是在出了问题时互相推卸责任谁都不管。例如我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制定了婴幼儿食品的生产标准和规范但关于儿童食品的立法和执法力度还远远不够。

从消费者和社会监督的层面来看。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媒体监督与公众参与不够、民间监管组织行动欠缺、行业协会的自律机制不发达、公众对食品企业的诉讼不畅等等使得一些食品企业缺乏来自社会监督的压力丧失了最后、最直接的一道防线由此导致安全问题。此外食品安全与营养知识的缺乏让青少年本身对食品的选择不重视对于食物的辨别防范能力较差家长对食品安全意识的欠缺或认识不全面也不利于保障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卫生和营养全面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二、解决好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的四大措施

首先,制定专项立法。食物权作为独立的社会权是公民生存与发展的基本人权,国家有最基本义务保障公民的食物权。公民食物权得到保护的最有效途径正是将这一权利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不断有营养学家呼吁为我国公民的营养补给进行立法。20061128卫生部疾控局通过办公厅下发《关于征求《营养改善条例(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卫办疾控函[2006]586号),向全国各省级卫生厅局和部内相关司局为改善国民营养摄入征求广泛意见。2007年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开始向两会作营养立法提案。经过立法小组与疾病防控中心负责营养工作的领导对营养立法工作进行研讨并作实地考察,获得了基层对营养改善条例和营养需求的意见和建议。期望我国营养立法性文件尽早出台。正在成长的儿童是国家未来发展的生力军,他们茁壮成长才能承担复兴中华的伟大使命。以立法形式保护儿童食物权,有效杜绝有毒有害食品危害儿童身体健康,涂毒国家的未来。中国应加快对儿童营养计划的国家立法,建立一整套基本制度,确保儿童在营养而安全的食物环境中健康发育。

其次,严格监管执法。尽管目前我国尚未有对儿童食物权的专项立法,但是保护儿童食物权也体现在其他相应的法律法规中,落实是关键。目前我国食品频频爆出事故,人心惶惶,大家不知道餐桌上的东西多少能吃,多少能放心吃。再好的法律、再好的制度,如果没有执行力,如果没有公信力,如同空设,徒有虚表。我国规范食品的法律不全面,需要时间逐步建立起一整套的执行准则,更需要执行者的依法执法。加大儿童食品安全执法力度,保证儿童的食品安全。对儿童食品市场作宏观调控和产业指导,规范行业秩序,防止由恶性竞争引起的食品安全事故。针对儿童对食品的安全的特殊要求确立专项的食品安全标准,为儿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的生产与经营提供准则,为执法部门管理监督的提供执法依据,为消费者保护自身合法权利的提供法律武器。当有食品安全事故发生,各部门第一个想法是:掩盖事实。目的是,为了防止引起公众恐慌,发生群体性事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引起了群众的各种抵触情绪,导致公权力部门产生信用危机。请不要低估群众的智慧,当政府正大光明、态度坚决,透明度足够,尽一切可调动资源处理问题,调查食品安全事件发生的全过程,明确相关人员责任和处罚,公众自然信服。

第三,开展司法救济途经。因为我国缺乏食物权的相关立法,公民获取适足食物、补充营养的权利主要体现在公共政策中。专项立法未得到确认与实施,作为弱势群体的儿童,其生存发展仍受到制约,维权之路漫漫长。虽然我国儿童的食物营养保障寻求司法援助的途经狭窄,但在保证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取得一定的进步。为保障儿童食品安全,必须对违法犯罪分子作出相应的惩戒,对权利受侵犯的儿童及其家庭作出相应的赔偿。国外的食品生产销售者触犯法律,动辄赔偿数千万,严重的甚至破产。而国内的蒙牛乳业这几年陆续被曝光产品质量问题仍“屹立不倒”。《食品安全法》第96条第二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食品安全立法中规定了惩罚性损害赔偿,是立法进步,体现“消费者优先”的理念,达到更好的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目的,也降低了违法行为发生的概率。但这仅是价款的十倍,对食品生产者而言微不足道,不足以产生震慑力。《食品安全法》出台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中亦表明我国严厉打击食品安全犯罪的态度。修正案八将刑法第143条修改为“生产、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罪”。将原刑法规定罚金数额倍比计算直接规定为“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对于加重部分也作了修改:“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改为“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刑法第144条修改为:“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处罚。”取消了拘役,修改了加重构成的情形。国家对食品安全的刑法修改,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刑法威慑力,加重对罪犯的惩罚力度,强化了对食品安全的保护。

最后,进行食品安全教育。一是建立和完善食品安全科普教育网络,开办食品安全讲座、知识竞赛,组织权威专家编写内容丰富、形式生动活泼、易于儿童、青少年接受的食品安全知识系列课外科普读物,提高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常识。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立足于青少年的行为特点,教育要形式丰富,极富趣味性。如食品安全移动彩色图书、食品安全移动游戏等等。二是在全国公共场所(商场、超市、机场、车站等)建立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科普阵地,向儿童、青少年及家长宣传食品安全常识,以增强食品安全意识。三是针对儿童、青少年群体进行食品安全知识的普及,在全国设立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义务培训基地。四是组织开展儿童、青少年通俗易懂、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以社区学校为基点,开办“食品安全教育”家长课堂,营造全社会共同关注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的社会氛围。

 

三、小结

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人的生存离不开食物,食品的安全直接影响到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特别是儿童、青少年这一特殊群体,食品安全对他们则有着重要的意义:从生理层面上说,儿童、青少年正值生长发育时期,安全的食物对他们尤为重要;从社会层面上说,儿童、儿童、青少年的食品安全问题,不仅关系着家庭的幸福与希望,更关系着国家与社会的未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鉴于目前我国儿童、青少年营养与食品安全的状况,进行国家干预儿童营养、立法规范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已迫在眉睫。同时必须综合地有计划地从儿童、青少年入手,面向全社会推进食育活动,营造营养与健康的饮食文化。从立法、普法和科普,从制造者、销售者和消费者多层面、多渠道解决我国儿童、青少年食品安全问题。

 

返回 >